沈阳交通违章查询

缺钱还要争权?FF上市或陷入死循环

2018-12-07
来源: 作者:

  [沈阳爱车网 行业]  这边纷争不歇,那边筹谋上市。12月5日,FF发文称,当前正面临严重的现金流危机,将很快在主仲裁庭提交紧急救济程序申请,该项紧急救济裁决可能要两到三个月才有结果。在一级市场融资还未清晰之下,贾跃亭还提出了拟于2020年实现公司独立上市,这早于此前规划节奏。但事实真能如其所愿吗?拟提前上市原因又为哪般?

沈阳爱车网

60秒读懂全文:

  1、FF拟于2020年独立实现上市,这比原计划有所提前,在与恒大矛盾升级后,FF确实面临很大资金压力。
  2、根据协议,Smart King在IPO之前,寻求任何外部的股权或债权融资,均需提前得到恒大的同意。此次FF急于上市,也或是希望尽快获得更多话语权和自由度。
  3、想要上市,健康的现金流是重要的考核标准之一,目前FF旗下净资产已被恒大方司法保全,贾跃亭若想对外获得融资以保证现金流顺畅,或可通过稀释股权。

真是这样吗?企业称上市不是因资金压力

  一般来说,一家企业在进入成熟期(即拥有足以支撑起自己市值的利润)之后再选择上市,是更为稳妥的做法。行业普遍理解,急于上市的企业,通常是在一级市场已经无法融资,从而被迫去二级市场寻找资本。于今年9月上市的造车新势力蔚来汽车也曾因较快上市被质疑融资能力。

沈阳爱车网

  然而FF相关负责人对汽车之家表示,就他了解,公司拟于2020年独立实现上市,这确实比原计划有所提前,但与资金压力无关,具体原因并未透露。此前有媒体报道称,FF此前规划2025年上市,但上述FF相关负责人否认了这一说法。

  无论FF方如何表示,FF缺钱是一定的。2018年11月5日,FF发布声明称,因投资人违约拒绝支付投资款,FF正面临严峻的现金流危机。这一投资人指的是许家印旗下的恒大健康。

沈阳爱车网

  2017年11月,Season Smart(香港时颖公司,系恒大健康全资公司,下称“时颖”)同意在FF估值约44亿美元的基础上,投资FF共计20亿美元。按照双方协议的付款安排,时颖已经完成2018年的全部付款计划,剩余12亿美元分12期付款,2019年2月19日支付第一期1亿美元,此后每隔两个月支付1亿美元,最后一期将在2020年12月31日支付完毕。

  然而2018年7月,FF方面发现,如想在2018年12月底前开启FF 91的量产计划,该公司在2018年8月至2018年12月之间,仍有资金缺口约6.63亿美元。在协商后,双方再次签订了修补协议,恒大同意提前支付剩余12亿美元中的7亿,其中3亿美元将在2018年7月31日支付,2亿美元将在2018年10月31日支付,2亿美元将在2019年1月31日支付。

沈阳爱车网

  作为补充的是,贾跃亭需要将自己持有的FF Peak Holding Ltd(系贾跃亭注册在开曼群岛的FF上游控股公司)中全部股权,一次性转到一个让恒大满意的第三人名下,且辞去他在FF相关公司中的董事和副董事长职务。

  然而在贾跃亭完成上述一系列动作后,2018年7月31日,时颖第一批3亿美元资金未能到账。恒大方面称,原因是贾跃亭的转股和辞职,并未能满足时颖以及相关政府机关和金融机构的要求,包括FF Peak的受让人的财务情况和资金来源均不清晰等。FF再次陷入财务危机。

不仅仅是钱?还可能因为权

  FF上市当然不止是为了钱,还有摆脱恒大的控制权。根据现有协议,目前FF想要进行外部融资,需要获得恒大方面的同意。2017年12月30日,贾跃亭与恒大签署的《股东协议》指出,Smart King在IPO之前,寻求任何外部的股权或债权融资,均需提前得到恒大的同意。

沈阳爱车网

  为了脱离恒大的控制,FF选择两条腿走路,一是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申请,通过仲裁打破恒大的融资限制,并最终解除与恒大的投资关系。二是寻求IPO上市。

  今年10月初,“战争”打响,Smart King以申请人身份,将恒大和贾跃亭列成第一和第二被告。之所以贾跃亭成为被告,是因为Smart King在最终仲裁申请中希望解除2017年12月30日签署的《收购协议》《股东协议》等一系列交易合同,而这些合同的相对方不仅有Smart King和恒大,还包括贾跃亭本人。

  10月25日,紧急仲裁结果出炉,根据恒大健康公告,其全资子公司时颖收到紧急仲裁结果显示,仲裁员驳回Smart King(FF公司实体)彻底剥夺时颖融资同意权的申请,并于较早驳回Smart King突然提出的解除Season Smart资产抵押权的新申请。

沈阳爱车网

  不过,作为临时救助措施,为支持Smart King的业务发展和保护股东的共同权益,仲裁员同意Smart King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其中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时颖投后估值,时颖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并在最终仲裁前对外融资额不得超过5亿美元。

  目前上述官司还处于审理中,最终结局还未出。可以预见,大约有两种结果,一是恒大胜诉,依然保有对FF进一步融资的话语权,如果彼时贾跃亭未“出局”,其管理下的FF需要尽快上市以摆脱其绝对控制;二是FF胜诉,彼时在一级市场融资或已面临瓶颈的FF,更渴望去二级市场,寻求更加稳定、持续的融资。

陷入死循环?上市需要健康现金流

  上市好像是必发之箭,那是否有具体规划呢?对此,FF相关负责人指出,上市规划一直在做,但现在谈具体细节还太早。我们向业内多位证券公司求证其上市可能性,几乎所有人都表示对FF真实业务情况不够了解,但也认为FF上市基本不可能,主要原因在于现金流的基本断绝,已经没有办法支持接下来的正常运转,而健康的现金流是对拟上市公司最重要的考核标准之一。

  在FF Global(Smart King全资持有的实体公司)公司财务副总裁Michael Agosta提交给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证言显示,截止2018年9月26日,FF Global的账户上仅剩1810万美元,但每两周的全员工资支出达到790万美元,每个月针对供应商的付款需要4000万美元。截止2018年11月初,FF Global针对供应商的欠款累计8000万美元。不过贾跃亭称,还需五至六亿美元,就可以实现FF 91的顺利量产。

沈阳爱车网

  五、六亿美元,这和紧急仲裁结果中FF可融资数字相差不算大。但是FF能否顺利融资呢?行业人士仿佛并不看好。业内普遍认为,FF 91是一款好的产品,这也一直是贾跃亭最重要的筹码,但市场永远不缺乏好产品,而投资者更看重信任度。在出现与孙宏斌和许家印的事情后,或让潜在投资人不敢再进入。

  另一方面,在紧急仲裁进行期间,恒大依据此前签署的一系列《股权质押协议》《资产抵押协议》《知识产权质押协议》,完成了对FF旗下净资产的司法保全。这意味着,FF希望通过资产抵押进行债权融资,是难以进行的。无疑让FF雪上加霜。所以在当下,最终仲裁未出炉前,贾跃亭方面若想进行对外获得融资,通过稀释股权,或是唯一之机。

沈阳爱车网

  2018年11月12日,Smart King再次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申请,要求剥夺恒大的上述资产抵押权。随后的11月29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时颖收到紧急仲裁结果。紧急仲裁员全面驳回合资公司剥夺时颖对合资公司的资产抵押的申请。

  不过,FF方并不认同上述公告,也发布声明称,由于主仲裁庭即将组成等原因,FF本次紧急仲裁的诉求将被转到主仲裁庭进行判定,紧急仲裁员也多次重申了对早前FF方胜诉的紧急救济申请决定的支持。

  声明中,FF又提到了一个新的“玩家”——美国投资银行Stifel。据FF方称,在Stife的帮忙及推荐下,目前FF融资进程比较顺利,已经接待了4、5拨投资人前来调研、考察。但业内对此并不看好,认为接洽是接洽,但接洽的结果又是另外一回事。

沈阳爱车网

  事实上,FF已经在危险边缘,从近日不断发布的减员、减薪的新闻也可以一探一二。不过,行业人士认为,贾跃亭或许依然能够撑到2019年甚至2020年,但是实现FF 91车辆真正量产可能性不大。目前来看,FF主要支出都是员工薪水等小额支出,真正的大头,在于量产所需要的生产建设和物资采购,这是几十亿级别的投入。换句话说,在没有新一轮融资的情况下,只要不去实现真正量产,FF可以较长时间撑下去。

全文总结

  由于和各路纷争不断,FF旗下产品量产路仿佛陷入一个死循坏,而上市路仿佛也是在不恰当时机下的被迫提出,实现路茫茫。甚至有资深分析师认为,FF上市可能具有新闻价值,但是也仅仅有新闻价值。

  从巨大的乐视生态到如今仅拥有FF最后一根稻草,业内人士认为,贾跃亭最大的问题是步子迈的太大了,如果当初先把互联网电视生态做好,再合理规划后确定是否出击等,都不至于是现在局面。此外,汽车领域真的是非常烧钱,与此前贾跃亭擅长的轻资产业务玩法完全不同,它是用互联网撬不动的。不过,就单家企业来说,也不排除突然被大企业看中等可能性。

  当然,上述所描述的一切,都是FF在与恒大的官司中获胜,或者说贾跃亭依然掌管FF的前提下,如果最终恒大方获胜,那又是另一个故事。(文/汽车之家 章涟漪)

沈阳爱车网
上一篇:雷克萨斯国产“谜题”真的解开了吗?
下一篇:预售82-92万 全新宝马X5将于今晚上市